Mesektet

卧床之时,意乱之时。

午睡时候突然出现一个脑洞,成年大叔某某人捡到少年时期(小屁孩)的某某,应该会是一个非常甜的日常吧。想要写下去。

最美好的事之一,花嫁闪。

The Second Time

狡啮突然一个驻足。旁边的槙岛有些疑惑地看向他。

你......

走了,这边人太多了,烦人。

喂......

槙岛挣开了狡啮的手,朝前方看去。

为了迎接丰收的秋季,也为了吸引顾客,偌大的广场上,是全息投影的麦田,算不上逼真,也仅仅是广场上的一角罢了。有些孩童在麦田里和伙伴奔跑嬉戏。

狡啮忽然感到有些尴尬,无所适从地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,不知该说些什么,很明显,槙岛已经看见了。是他硬拉槙岛出门的,理由是想晒晒太阳,他们窝在公寓里快要生蛆了,当然是他单方面觉得,槙岛只是喝着咖啡,看着书而已。

走吧。

哦。


在去超市的路上,狡啮一直在悄悄观察槙岛。可槙岛一点反应都没有,...

起床。

冬天非常难起床,所以就想到这个梗了,其实小标题是:论如何让call酱正常起床。
万年没有写文了,文笔生疏,就自己看着玩,细节请忽略掉ˊ_>ˋ……基础设定源自一位太太,call哥和已故的人民教师的日常。谢谢太太给我的灵感,鞠躬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闹钟响起的瞬间就被扔了出去。
地上到处是闹钟的尸体零件。

“我以为,进化完全的人类会知道有一个键可以让闹钟停止,而不是像猿猴一般用暴力解决问题。”

“槙岛,闭嘴。” 狡齿的声音慵懒且隐约带着一点起床气,朦胧中看见窗边坐着一个白色的人影。手里似乎捧着一本书,斜睨过来的眼神里满是不屑和……嫌弃。

该死,狡齿只是想睡个懒觉,昨晚上...

关于我

那美好的仗我已打过,当跑的路我已跑尽,所信的道我已守住。
唯独牺牲了我们的故事。
© Mesektet | Powered by LOFTER